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福建顺昌县法院炮制乌龙案 无辜“背锅侠”喊冤

2017-12-18 16:08:22    来源:重播新闻网    

2017年11月7日,公安部专门研究出台意见,就进一步加强打击金融犯罪工作作出部署。

福建省地下黑钱庄活动猖獗,老百姓长期饱受地下钱庄之害。福建省南平市的八零后青年游连韦就是因所谓的“婚姻共同债务”, 无辜躺枪,成为民间非法融资的牺牲品,在当地法院审理的一起乌龙案中成了地道的“冤大头”、“背锅侠”。

■突降巨额债务

2012年4月,游连韦突然接到顺昌县法院送达的一张传票,南平市延平区当地居民黄晓艳以游的前妻黄雅珍欠款299.78万元债务为由,将黄雅珍起诉至顺昌法院。游连韦作为前夫,被认为涉及婚内共同债务,也被列为共同被告,要求承担偿还共同债务责任。

突遭官司,游连韦大吃一惊,急忙询问缘由。原来,前妻黄雅珍的母亲王凤英长期从事民间借贷活动,曾向南平市延平区地下钱庄经营者黄晓艳借贷八百多万高利贷,然后再转手借给他人使用,从中赚取差价。

出借方黄晓艳因考虑到借款方王凤英本人家庭实际经济状况不佳,还款能力有限,而其女儿黄雅珍婚后和丈夫家庭却资产丰厚,于是在2012年3月27日,让黄雅珍作为借款人、王凤英作为担保人,指导二人在一份《债权债务确认协议书》分别签上自己名字。

这份《债权债务确认协议书》确认,黄雅珍尚欠黄晓艳借款本金299.78万元,约定借款利息按月息3%计算并按月支付。

随后,黄晓艳向福建省顺昌县人民法院起诉,将黄雅珍、王凤英、游连韦列为共同被告,要求三被告共同偿还债务299.78万元及利息等费用。

黄晓艳认为,黄雅珍上述债务系其与游连韦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债务,该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游连韦应与黄雅珍共同清偿。

■马拉松式诉讼

2012年5月2日顺昌县人民法院受理并立案,2012年9月17日作出(2012)顺民初字第437号民事判决。被告黄雅珍、游连韦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南民终字第1164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黄雅珍、游连韦不服二审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指令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南民再终字第10号民事判决,维持(2012)南民终字第1164号民事判决。

黄雅珍、游连韦不服再审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闽提字第85号民事裁定,撤销再审、二审、一审判决,发回顺昌县人民法院重审。

2017年3月28日,顺昌县人民法院作出(2015)顺民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黄雅珍、游连韦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黄晓艳借款本金2997800元,并自2012年4月1日起按月利率2.03%支付利息至还清借款之日至。二、王凤英对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黄晓艳的其它诉讼请求。

■法院判决遭质疑

接到顺昌县法院(2015)顺民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后,游连韦多次向国内部分新闻媒体投诉,反映顺昌县法院存在着枉法裁判。

游连韦称,一审法院明显判决不公,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告黄晓艳主张299.78万元债务系黄雅珍借款,但事实是黄雅珍只是签名借款人,并无实际借款事实,黄晓艳无法提供证明本案299.78万元的借款是怎么形成的及真实发生已经支付给黄雅珍款项的有效证据;

非举债方游连韦没有在“债权债务确认协议书”上签字,也没有夫妻共同合意,原告黄晓艳更没有任何有效证据证明真实发生已支付给黄雅珍本案款项的事实。非举债方游连韦没有用到本案的款项;本案非举债方游连韦不能做为被告,与非举债方游连韦没有关联性;认定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夫妻共同债务与夫妻个人债务前提必须是真实发生的债务。黄晓艳与黄雅珍之间根本不存在真实的借款合同关系,借款合同未生效,黄雅珍根本无需偿还涉案借款。黄雅珍签借款人行为即使要负法律责任,那也是黄雅珍个人行为,属于债务责任转移、也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非举债方游连韦也无需偿还。法院应驳回黄晓艳的诉讼请求。

■法律专家: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判决不当,执行错误

2017年5月9日,黄晓艳诉黄雅珍、游连韦、王凤英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法律研讨会在京举行。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崔建远、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姚辉、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傅郁林、甘培忠在法律研讨会上纷纷发表观点和意见。

四位民法、民事诉讼法、经济法等领域的法学专家一致认为:案件在黄雅珍是否实际收到涉案借款方面存在诸多疑点,现有证据不足以充分证明借贷已实际发生;顺昌县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判决不当,且对游连韦的五套个人房产的执行属于执行错误,法院应纠正判决,对错误执行的房产应予回转。

黄雅珍、游连韦的代理律师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李海霞律师称:“最高法院司法解释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应当严格审查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综合判断是否属于虚假民事诉讼。但在顺昌法院庭审过程中,黄晓艳对于上述关键问题的回答均以“记不清楚”敷衍,甚至用“身体不适,体力不支,无力回答”拒绝回答。另外,法院认定黄雅珍通过王凤英的账户向黄晓艳借款,但对于王凤英还款给黄晓艳的事实却视而不见。在缺乏有效证据支持,认定事实不充分及庭审过程如此明了的情况下,顺昌法院的判决真的让人很迷惑!”

作者:王凯

 
 
 

(编辑:李维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