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江苏赣榆:海归博士家乡创业 遭遇法院“违法执行”

2018-01-12 10:59:17    来源:法视网    

(华燕雯)孟令光是位土生土长的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人,在日本攻读完博士学位后,为了报效祖国和家乡,于2009年投资1000万元,在老家成立了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

经过多年苦心经营,公司成为民营高科技企业,他本人被评为江苏省“双创人才”,为地方经济发展和吸纳富余劳力,做出了积极贡献,得到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与全面肯定。

然而,近日该公司卷入了一场在网络上和现实中,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的“执行风波”。公司老总和员工们称,遭遇了法院粗暴违法执行,而法院方面针对此事件,除了进行了高调公开宣传外,迄今再没有明确公开的回应。

\

一场突如其来的“执行”

据该公司书面投诉称:2017年11月11日,赣榆区法院执行人员突然来到正在生产经营的公司,在没有送达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将保险柜撬开,违法暴力搜查,大额现金、银行卡、债权文书、公司税务申报卡、海关出口申报卡、大量商业机密文件和2台电脑被卷走,经理和会计被强行押进警车,并关进铁笼约8小时。

员工们称:“执行”过程中,法院在微博进行了现场直播,在社会上造成了巨大影响。搜查结束后,没有出具扣押财物清单。

“遭此突然打击,此后的公司处于瘫痪状态,不能完成客户订单,给公司造成不可估量的经济损失。”提起此事,孟令光至今还是义愤填膺。

他称:事发后的13日,他找到法院院长和主管副院长,反映沟通该事件,他们不但不及时纠正错误,反而强词夺理、置之不理。更为令人不解的是,“在我公司依法申诉期间,法院为掩盖其违法行为,于11月20日下午在我公司门口偷偷张贴通知,说22日召开听证会,欲追加我公司为被执行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从头说起。

11月17日,赣榆区欢墩镇4位农民因为劳动争议纠纷执行一案,向法院递交《申请书》,称:申请人与被执行人连云港倍特金属磨料有限公司之间,因执行纠纷一案贵院已经受理,被执行人至今没有赔偿申请人的损失。因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和连云港倍特金属磨料有限公司,公司人员相同、财务混同、宣传信息相同等,已构成资产混同,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依法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和连云港倍特金属磨料有限公司连带承担申请人的损失,应该追加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为共同被执行人。

而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认为:他们不是该案的被执行人,2015年,法院就该案曾 经向他们送达被执行人连云港倍特金属磨料有限公司的法律文书,他们当时就提出了异议;2015年9月1日,法院就他们提出的异议,做出了裁定书,确认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和连云港倍特金属磨料有限公司是两个独立的法人。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连云港倍特金属磨料有限公司注册地是赣榆区班庄镇介沟村,于2006年4月成立,为外国自然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日本人田中寒露;而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位于欢墩镇欢埠村,,于2009年4月成立,为自然人控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孟令光。

\

经理、会计被关铁笼8小时?

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的经理和会计,前些时候向上级部门递交了《控告书》,要求依法追究“双11事件”中,2名执行法官的刑事责任,并恢复名誉、赔偿损失。

这位生产经理称:11月11日上午九点左右,赣榆区法院带着人来我公司,有的爬大门,有的爬墙头,没有出示搜查证,问谁是厂长,然后就有四五个人把我强行押到警车上,没收手机后,把我押送到赣榆区法院,关押在候谈室的铁笼子里面,一直到下午,不管不问,不给吃喝。

“到了傍晚,一位法官在铁笼子外面对我进行恐吓,说“等会有你好看的”,在审问时,以各种借口恐吓威胁我,动辄要拘留我,后来逼迫我写了检讨书,必须要写满纸,等了许久后,才被放出来。”

一位会计也反映遭受了威胁,被关进铁笼,低血糖的她也没有午饭吃。法官查看了她的微信后,“就个人隐私对我进行侮辱,严重侵犯我的隐私权,后来强行要求承认错误,写检讨书。”

他们最后写道:我们认为,我公司根本就不是被执行对象,法院属于错误执法,我公司正在申请国家赔偿。请求上级部门一定要严惩这种知法犯法、践踏法制,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害群之马。

11月14日,该公司向有关方面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要求赣榆区法院在新闻媒体赔礼道歉,消除因错误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并赔偿名誉损失和经济损失人民币2000万元。

11月20日和12月4日,赣榆区法院两次分别要求该公司,“2日内将部分物品取回,否则后果自负。”

\

专家观点:法院知法犯法

去年11月22日和29日,赣榆区法院就此执行举行听证,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聘请江苏联创伟业律师所徐宝书律师和江苏云港律师所田萍律师代理,申请执行人的2位律师也参加了听证活动。

申请执行人代理律师提供了企业登记资料、宣传网页、谈话笔录和外文合同等,证明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和连云港倍特金属磨料有限公司,公司人员相同、财务混同、宣传信息相同等,已构成资产混同。

法律界专家了解案件来龙去脉后,发表了如下观点:

一、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并非是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这一事实在赣榆区人民法院(2015)赣执字0080号执行裁定书中已经确认。

本案在2015年赣榆区人民法院向被执行人连云港倍特金属磨料有限公司送达执行令等相关文件时,就曾经将上述材料送达给案外人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进行过送达,对此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提出了执行异议。赣榆区人民法院在审查后,作出了(2015)赣执字0080号执行裁定书,在裁定书中经审查部分详细说明了被执行人连云港倍特金属磨料有限公司系2006年4月11日登记成立为外国自然人独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田中寒露,住所地连云港赣榆区班庄镇介沟村,而本案的案外人系2009年4月24日成立的自然人控股有限公司,住所地赣榆区班庄镇欢墩埠村,二公司是二个独立的法人。

二、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连云港倍特金属磨料有限公司不存在财产混同的情形。

1、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孟令光,虽然间断性的担任过被执行人公司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职务,但其不是被执行人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孟令光与被执行人的实际控制人田中寒露是聘任关系,只是每个月固定的拿工资,被执行人的收益与孟令光无关。对于员工王秀霞,之前的确是被执行人公司的员工,但至2013年11月份,王秀霞已经至案外人处工作,有社保中心的养老金账户流水记录加以证明。故,二公司之间不存在人员混同的情形。

2、连云港倍特超微粉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孟令光的个人存折中从未转入公司的营业款,被执行人与案外人二公司的款项均存在各自的账户,不存在款项混同的问题。申请人以公司变更通知函中记载了二公司的账号,认为被执行人的款项转入案外人的账户只是推测,并没有银行的流水加以证明。故,二公司之间不存在财务混同。

三、本案不符合追加被执行人的相关规定情形,人民法院不能以执代审,剥夺案外人的诉讼权利。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发布的法释【2016】21号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对于在执行过程中可以追加为被执行人的情形详细的作出了相关规定。在实践中符合法定适用情形的,执行法院才能裁定追加被执行人并对其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无论本案的情况是否属于财产混同或者法人的人格混同均不是追加被执行人的法定事由。

申请执行人若认为被执行人与其他公司存在财产混同的情形,可以另案提起诉讼,对于其他公司是否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应该以裁判的结果为依据。若执行程序中直接将案外人追加为被执行人,就剥夺了案外人的上诉权。

四、本案的执行行为违法,不符合法律规定。

联系到本案的执行行为,人民法院在没有裁定将案外人作为被执行人期间,并在没有向案外人出示搜查令等正式的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就对案外人采取了以对待被执行人的态度进行了相关的搜查、扣押、关押等执行行为,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公司和当事人反映的情况是否完全属实?舆论和民众希望赣榆区法院能够从依法治国的高度,公开澄清事实真相,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为地方经济发展保驾护航,而不是乱作为给企业添乱。

\

原文链接:http://www.mysun.tv/Item/15359.aspx

(编辑:李维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