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江苏宿迁:三级法院裁定的医院股权为何遭遇确权难

2018-01-12 11:26:55    来源:北部新闻网    

2016年11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公布。《意见》要求“加强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保护、完善平等保护产权的法律制度……营造全社会重视和支持产权保护的良好环境”。

2017年2月,江苏省出台了《关于发挥政法机关职能作用依法加强产权保护的若干指导意见》,强调“要依法及时惩治侵犯产权的违法犯罪”。

然而在江苏省宿迁市,围绕一家医院的出资纠纷,历经经年讼争和三级法院明确判决后,出资人的确权申请却屡遭行政主管部门的推诿与冷遇,“医院出资人身份”也成了一项遥遥无期的“合法权利”。过去10余年间,多位染指官员因违纪与贪腐相继落马,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

三方出资被一方蓄意侵吞

#FormatImgID_0#

2003年3月,《宿迁日报》刊出沭阳县人民医院拍卖公告。标的概况显示,医院拥有医疗用地面积4.4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22万平方米,临床科室28个,医技科室12个,床位400张,净资产2360万余元。

公开拍卖于2003年4月6日进行。张汉乐、张晓栋出资100万元,委托时为该院业务骨干的周业庭报名参加竞拍。最终在竞拍中以1.015亿元的价格中标。

2003年4月9日,张晓栋筹资100万元,交由周业庭缴纳履约保证金。同日,张汉乐、张晓栋、周业庭签订三方协议,确认共同筹资并共同推举后者代为竞标并约定了三方权利、义务。

2003年4月12日,在交纳首批出资款后,沭阳县人民政府向周为代表的竞拍方移交医院所有权及经营管理权。张汉乐以股东及董事长身份主持该院工作并担任党总支部书记,周业庭担任院长。

鲜花着锦背后,却是被指“官商勾结”的“蓄意侵吞”。

纠纷始于周业庭的婚变诉讼。庭审中提供的一份宿迁市卫计委关于沭阳县人民医院股东的批复显示,该医院全部股份已于2011年8月被登记在周名下,医院性质为民办非企业单位。

2015年5月8日,在张汉乐、张晓栋收到宿迁市中级法院作出医院为三人共同出资的四天后,该医院在保持民办非企业性质的同时又被周业庭登记为事业单位。

2015年12月至2016年3月,周以该医院为独资股东,自任法人代表,在工商部门登记成立四家子公司。其间,张汉乐、张晓栋均遭排挤离开医院。

由此,张汉乐、张晓栋踏上了漫长的申诉与诉讼之路。

在记者获取的反映材料中,张晓栋指称,原沭阳县委书记蒋建明、时任江苏省人民医院普外科主任苗某、腔镜中心主任孙某某、宿迁市原卫生局长葛志健等多位官员染指了这家民营医院,参与了周业庭等对医院的“蓄意侵吞”。

张晓栋称:“周业庭通过向时任沭阳县委书记蒋建明等多位官员行贿,将医院全部股权登记在其个人名下。在诉讼中,周又通过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江苏省人民医院苗某向法院施压,提请江苏省高院再审。最终,在时任江苏省高院院长许前飞的指令下,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将股权之诉偷换为行政程序问题,导致实际出资人确权受阻。”

张晓栋提供的一份2011年7月28日该院关于监事选举和薪酬改革的董事会决议显示,前述苗某及江苏省人民医院腔镜中心主任孙某某作为董事在该决议落款处签署了姓名。

耐人寻味的是,2016年至2017年,被指曾染指沭阳县人民医院股权纠纷和诉讼的蒋建明、葛志健、许前飞等多名官员均因违纪、贪腐先后落马。

记者获得的宿迁中院(2015)宿中刑二初字第00009号刑事判决书证实,葛志健供述:周业庭于2009年至2011年连续三年向其行贿现金6万元。

2018年1月3日,记者通过电话向被指违纪担任民营医院董事的苗某、孙某某核实求证,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应。

三级法院确认股权

2012年,股东张汉乐将周业庭告上法庭,另一投资人张晓栋作为第三人参加了诉讼。

法院查明,2003年4月6日,被告周业庭与沭阳县卫生局签订了《产权交易合同书》,以1.015亿元的价格购买沭阳县人民医院的全部产权(土地使用权、生活区产权和血库产权除外)。4月9日,周业庭与张汉乐、张晓栋签订《协议书》,约定三方推举周业庭为代表,通过竞拍方式,以上述对价购得沭阳县人民医院的全部产权及其经营权,三方予以确认并约定了共同出资1000万元及各自出资比例。2003年4月15日,宿迁市产权交易中心出具了确认书。

2004年3月3日,沭阳县人民医院召开了由张汉乐、周业庭、张晓栋参加的股东会,一致同意医院原始股本1000万元增至2000万元,调整后的出资比例为张晓栋28.34%,周业庭28.335,张汉乐28.33%,其余300万元,占总股本的15%,由股东会吸收其他股东。

同日,该院向周业庭、张汉乐、张晓栋发放了由三人签名并盖有医院印章的股权证,并制作了股东花名册,载明张汉乐及张晓栋的出资比例分别为28.33%、28.34%。

2014年9月,沭阳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原被告及第三人通过竞买方式获得沭阳县人民医院的全部产权及经营管理权,且已支付对价,该医院2004年3月3日出具的股权证和股东花名册合法有效,依法判决原告享有该医院28.33%的出资额,第三人张晓栋享有28.34%的出资额。

沭阳县人民医院和周业庭不服判决,向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进一步查明,张汉乐、张晓栋参与了医院竞买出资和医院的经营管理。2015年4月,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维持原判。

周业庭则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2016年12月29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苏民再438号裁定书,以适用法律不当为由,裁定撤销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沭阳县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但对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依法进行了确认,即认定张汉乐、张晓栋、周业庭分别占有沭阳县人民医院的股权为28.33%、28.34%、28.33%。同时却认为,本案中被上诉人要求确认其享有涉诉医院相应出资份额的实质是要求确认其成为医院的举办者,而“确认和变更举办者属于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的行政许可内容,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可就此向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处理”。

法学家:卫计委怠于履职,涉嫌不作为

根据江苏高院(2016)苏民再438号裁定书,张汉乐、张晓栋需向宿迁市卫计委申请审批确认涉诉医院举办人身份,但并未获得受理。

历经三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清楚的股权,为何确权如此之难?已为股权登记跑了七八年的张晓栋选择了信访。

2017年4月7日,针对张晓栋的信访,宿迁市卫计委回复,投诉中所涉及的沭阳县人民医院股东各方,周业庭、张晓栋、张汉乐等股东应依法召开沭阳县人民医院股东会议,报县业务主管部门审查后,再报市级登记机关依法审查登记。

2017年5月,根据律师的建议,张晓栋、张汉乐在周业庭缺席的情况下召开股东会议,随后向沭阳县卫计委递交了股东会决议,申请变更医院举办人。但沭阳县卫计委并未在法定期限内作出行政批复。

一个普通民营医院股东之间的纠纷案,在三级法院都已认定事实、案情已十分简单明了的情况下,拖了八九年至今得不到解决,诸多法律界人士对此感到难以理解。

值得关注的是,在本案中,周业庭要求把原三方持股的医院变成一方持股,当地主管部门只用了5天就办到了;进行双重身份登记,编办仅用了4天;相比之下,张晓栋和张汉乐提出的出资人身份登记等合理要求至今无果。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新宝认为,“综观当前国内多数产权纠纷案件当中,有相当多是由于主管部门有法不依,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种行政不作为的表现,而实际上大多是在掩盖各种利益输送下的畸形政商关系。具体到本案,不管地方部门有任何难言和难处,既然三级法院都已认定张晓栋和张汉乐的出资人身份和出资比例,都应当无条件予以落实。如此方能保护出资人的合法权益。”并认为,这看似简单的案子,始于行政部门前任领导乱作为,后续矛盾和问题集中爆发出来时,现任领导干部又因难作为而逃避推诿,并最终表现为不作为,这其中折射出两个要害问题:在依法治国的当下,政府部门应如何依法行政;在反腐倡廉的背景下,应如何理清政商关系?

原文链接:http://www.cnnzdemo.com/a/2018/3_0112/3188.html

(编辑:李维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