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青岛胶州:近1000万厂房只拍260万 法院被指严重违法

2016-03-03 15:09:11 来源:贵州资讯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近五年的时间里,金正华不敢回到胶州市,因一看到她那4000平方米只被法院拍卖了260万元的厂房,只里便如刀扎一般的痛。

她的厂房目前已地处胶州市中心地带,2000年花了近300万建成,只因一份300万元的民间借贷协议,从此她不但一无所有,到现在还欠着100余万的外债。在她看来,她到如今这个地步,全是胶州市人民法院伙同他人造成的,4000平方米,近1000万的市价,怎么到法院那里就成了260万元呢?五年了,她如何也想不明白。

见到记者,她的第一句话便是:“我落入了人家一步步给我设下的陷井,这个设陷井的就是薜瑞江、葛玉意和胶州人民法院。”事情果真如此吗?他们是怎样设下这陷井的呢?人民法院如何被牵扯进来?记者带着疑惑,于近日前往胶州进行实地调查采访。

 

陷井序幕:为扩大生产举债300  自投罗网

 

1996年,刚30岁的金正华带着几岁的儿子,孤儿寡母从吉林来到胶州,从开小商店、饭店、小机械厂开始,再到后来成为与韩国合资企业的法人,一路走下来真是顺风顺水,此时她由衷地感谢胶州这块土地和这里的人们。

001.jpg

原厂房全景

到了2000年,她在三里河办事处南三里河村租下10亩地,先后投资近300万盖起了近4000平方米的厂房,之后不久,这近4000平方米的厂房中,有2700平方米还办下了公司名下的房照,另1300平方米因完工时间等原因,没有办房照,从此,她企业红红火火地开始了为韩国加工鞋业的生意,并成为中韩合资“青岛世进鞋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法人代表,之后没几年,她还当选为胶州市政协委员,因她是朝鲜族,还任胶州市少数民族联谊会副会长。此时的金正华,在胶州市可算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没多久,他没有一点预防地,步入了一个陷井,这个陷井差点要了她的性命。

2010年初,她由为韩国生产鞋的部件转成为韩国出口运动鞋成品。为更换设备和资金的周转,她向老熟人薜瑞江借款300万元,向他借钱,一是薜瑞江此人在当地很有势力,虽然他本人的企业规模很小,只有几个工人,关键是其弟弟是金正华企业所在地的村书记,其妹夫是村主任,这个城里的村庄,就是薜家说了算。

说与薜瑞江是老熟人,一是因为金正华建厂时,就总与村里说了算的薜家打交道,二是她与薜瑞江还有过一次不算大的金钱往来。2009年,薜瑞江还在请金正华吃饭时与她商量一件事,说她厂所在的位置要动迁了,如果以金正华企业名义动迁,得不到太多的补偿,如果在他薜瑞江的名下,能得到4000多万的补偿款,于是他要以700万的价格,买下这座厂房,金正华哪里能同意,因这时她的厂房市值已近1000万,更何况她当时因资金流转问题,已无能力再去别处建厂。金正华的这个决定大大地错了,她做梦都想不到的是,此时的薜瑞江,已将黑手伸向了她这位孤儿寡母的外来者。

就在薜瑞江日思夜想如何将这企业厂房搞到手挣笔大钱时,金正华却主动上门了,她要向薜瑞江借300万元以缓企业当前之急,薜瑞江当然面带难色,说钱太多,但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陷井高潮:钱未到手却先当被告  法院出了荒唐的判决

 

按理,民间借贷双方出具借贷手续并标明还款日期和利息就完成了,这样的合同或协议到任何时候都有法律效力,薜瑞江与金正华之间也是这样做的,但是,在金正华还没有拿到一分钱时,薜瑞江却到法院将金正华起诉了,要她还钱。

    薜瑞江诉讼的内容是:“被告两个月前欠下原告300万元,因多次催要被告拒付欠款,要求法院判令被告还款300万及利息并承担诉讼费用。”判决内容为:“经审理查明,被告于2011年3月11日向原告借款300万,月利2分,原告向被告催要至今未付。”“所以判令被告于2010年3月17前偿还原告300万,并付从3月11起的利息。”  

002.jpg

现厂房外景

到此,可能世界上除胶州之外哪里也不会出现的判决,在胶州出现了,真的可笑之极。说它可笑之一是,就在3月11这天,金正华还没有看到这300万元是个什么样子,这只是事先约好的借款日期,而薜瑞江却说成是两个月前金正华就借了他300万。而再看这人民法院,先是认定起诉当日3月11日发生的借款,并判令在借款发生6日后的17日前归还借款和利息,世上怎能发生这样的起诉和判决?这6天时间双方会有这样的协议书吗?这么大的数额有银行等转帐凭证吗?还有,总得给被告半个月或一周的答辩时间吧?原告说两个月之前欠的,法院说是开庭当日3月11日欠的,凭的是什么?所以有人针对这个判决说,这人民法院要么是薜家开的,要么法院和薜家就一伙的,一切全核计好了的。

这个判决生效后,金正华真的收到了薜瑞江的300万借款,此时,又冒出一个人来,向她索要22万,此人名叫葛玉意。

葛玉意,胶州市内的一位连律师证都没有的法律工作者,1972年出生,此人别看不是律师,可胶州法院的大的经济案件都由他代理,原因是他在法院尤其在执行时,可手眼通天。在金正华与薜瑞江这场所谓的官司中,他是代表薜瑞江的,也是薜的私人“军师”。

早在2009年初,金正华以她的部分厂房做抵押,向胶州信用社贷款50万元,可就在还款期限逾期刚刚两个月时,信用社却将她起诉了,当时这个厂子生意还十分的红火,时为信用社代理的就是葛玉意此人,在还上信用社借款后,这位葛玉意却又向金正华要了22万元,理由是此钱为金正华与当地信用社一官司中的诉讼费、法院与信用社之间的协调费、执行费、评估费和拍卖费,并给金正华写了一份按着自己手印的“证明”,]金正华对葛的这些理由信以为真,但这些钱没有给金正华一张发票或交款的凭证。当一切都过去之后,她才知道,法院及相关部门根本就没收这22万,她被黑了。

 

陷井结局:只给拍了260  法院充当黑手帮凶?

 

就在金正华拿到这借款后,她的日子就一天也没有消停过。

给她的第一个信号是,不管是因自身原因离开工厂还是在职的工人,只要欠一点点工资,他们不会去向公司或金正华要,而是直接到法院进行起诉,最少的一份还不足100元,多的也就在几千元,这使金正华感到十分不对头,她怀疑有人在背后找她的事,但此时她还是没有察觉事情的严重性。直到2011年5月初,薜瑞江以村委会的名义指使社会人员,将近百人正在生产的企业大门给堵上了,到此时,薜瑞江及他们的家人彻底从后台跳到了前台。

从这年5月份开始,金正华的企业连续多次遭抢、遭砸、遭盗,最后连存有公司全部往来帐目的电脑也被盗走,每次金正华都报了警,但当地派出所从来没有管过她的事。

公司彻底停产了,这正是薜瑞江等人想要的结果,因只有企业停产了法院才能对其进行拍卖。于是,胶州市法院立即启动了对她企业厂房拍卖程序,青岛房地产评估事务所有限公司对企业的资产进行评估,结果,这家评估公司连企业都没有来,几乎在几个小时之内便出具了评估报告,报告中对金正华的企业给出的价格是183.05万元,有照房2700平方米,每平按670元计算,无照房100平方米(实为1300平方米)每平方米按766无计算,结果就是这个数字。

看到评估报告,金正华懵了,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评估的人连厂子都没有来就出了报告?八年前,仅她的有照厂房在抵押银行时,还评出了300多万,现在,无照房明明是1300平方米,如何变成了100平方米?还有,这有照房怎么还能比无照房价格低呢?哪来的道理?她马上进行了质疑,评估单位也挺“公道”,很快将无照房100平方米改成1000平方米,总估价变成了259.67万元。

记者采访得知,在当时,金正华的厂房价值近千万,如果急于出手,也能卖上800到900万之间,所以,在评估所没进入之前,薜瑞江曾托人找到金正华,要以700万元卖给薜瑞江,扣掉借他的300万,连利息都不要了,给她400万,但前题是从此离开胶州永不回去,金正华没有同意,她不能承受她的厂房以这样低的价格出卖,更何况买者是已将她企业弄得停产了的薜瑞江,她的这个决定,其实犯了个大错。

再接下来,当地就有一房地产开发商家找到她,以900万元的价格欲购买她的全部厂房,这回她同意了,但是,这位商家没有买,原因是商家找到了薜瑞江,薜先威胁他不要买,买了也没有好结果,但让这位商家真正放弃的原因,还是薜瑞江拿出了与金正华签订的一份协议,协议上明明写着“此厂房动迁时,薜要分得20%的总补偿款”,有了这份协议,谁还能买呢?实际上,此时薜已将此厂房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2011年8月25日,胶州市人民法院以张贴公告的形式通知了金正华本人,内容是她的厂房将在29日以259.67万元的底价进行拍卖。她一看又懵了,27日和28日是休息日,留给她的只有一天的时间,因在此前,她已找到人为她拿出400万还薜瑞江的本金和利息,于是她马上带上人和钱来到法院,要求交上这400万元,停止拍卖以保住厂房,但法院没有理她,说“拍卖程序已启动,想交钱,晚了。”

 29日,这个厂房在青岛一家拍卖公司正式拍卖了,现场似乎来了几家竞拍者,但没有人竞价,最后只以比底价多一点点的260万的价格成交了,成交人当然是薜瑞江。他的最终目的得逞了。

在金正华看来,她的这一结局法院的帮凶身份是十分明显的。主要出在评估公司这一块。按法理,找哪家评估公司进行评估,首先是原被告双方同意方可进行,没达成一致,法院要通过“摇号”的方式,随机指派一家在法院登记并信誉好的公司来评估,可是,做为被告的金正华,当评估报告出来时,都不知道这家公司叫什么名字,多次向法院提出异议,但法院就是不理会。还有,她如何也想不到,就在厂房没有拍卖之前,法院为何不收她的400万?难道拍卖不是为了还钱是有其它用意不成?这样明显违法的问题,法院怎么就能做得出来呢?

 

记者手记:胶州法院,你的胆子还能多大?

 

采访金正华时,让记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同样发生在青岛胶州市苏敏企业被抢的事件,她的事,人民日报下属的《民生周刊》等多家媒体曾以《山东胶州:企业2000万资产被抢 法院和警方被指是帮凶》、《青岛胶州:被法院查封的1000万资产去哪了?》为题,报道了苏敏在胶州的经历,而苏敏与金正华的遭遇如出一辙,只是苏敏事件的发生比金正华要早两个月,而操纵两个企业执行的,都是胶州法院执行局,而这两个人,将她们的遭遇还都指向了时为主管执行局的一位副局长,此人现为主管后勤的副局长,但当记者几次想采访她进,她却全拒绝了。

一个外地女子,企业发展到近千万资产是多么的不容易,可这两个女人却都得到了相同的下场,企业没有了,还欠了不少的外债。

在金正华的遭遇中,记者始终在想,薜瑞江到底有何本事?他即不同苏敏的对手,是一位监狱里几进几出并能称霸一方的人,也不是背景多么深厚的人,在此,记者只给他下一个定义,在他疯狂的背后,有几个人在帮着他,其中,有那位在法院通天的法律工作者葛玉意,有法院执行局的法官及法院的领导们,这些人都在为他撑腰和出主意,当然帮他的人全要得好处的,所以,记者采访金正华一案时,胶州法院有法官对记者说,薜瑞江以这么低价拿下了这个厂子,他也付出了500多万的成本,这其中是否包括借给金正华的300万?无人得知。

薜瑞江只得到260万,连本金都不够,还有利息近百万,他为什么都不要了呢?他这么慈善?这里面的问题不是明摆着吗?

金正华这位朝鲜族女子,如他们的民族一样的倔强,自她一无所有退出胶州后,多次向胶州法院、检察院等相关部门讨要说法,可是,五年过去了,连一份回复都没有得到,于是记者在想,如苏敏及金正华在胶州这个地方的遭遇,当地政府部门是司空见惯的?这不能不令人深思。

金正华为此曾自杀过,但没有死成,经历了这一次死了又活过来的过程,她坚定了要为自己讨说法的信心,刚刚五十岁,只要活着,就要出这口气,他不相信在共产党的天下就没人管她的事。

两个女子同样的性格,但会有什么结局?什么时候会有结局?她们不知道,记者也不知道。

采访完金正华的遭遇,又联想到苏敏,记者在想,胶州法院,你到底有多大的胆子?

一个苏敏,一个金正华,只是同样发生在2011年的事情,那么,在这之前,在这之后这么多年,还有多少个苏敏和金正华呢?可能连胶州法院自己都说不清楚。

记者魏济民  苏畅  文并摄影

原文链接:http://gzzxnet.com/social/5838.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