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因举报村官遭报复”续:举报人遭前村支书哥哥掐脖子

2020-09-02 10:41:32来源:法制周末

▲在建民村委门口,陈珠俤拿着材料实名举报村干部涉嫌贪腐。

昨日,平潭综合实验区敖东镇建民村陈珠俤的脖子还有点酸、头也有点晕。8月26日上午,他遭到前村支书刘孙兰哥哥刘孙章双手掐脖子,还被追到家里“讨说法”。此前,他举报前后两任村官涉嫌贪腐问题,其中提到“前村支书刘孙兰的哥哥家也有违建”。(此前文章:平潭村民疑因举报村官遭打击报复 房子被拆半截形同“猪圈”)

目前,敖东镇派出所已介入调查。

村支书的哥哥追到家里来打人

陈珠俤称,8月26日下午3点多,他从敖东镇农商银行取了点钱,骑电动车回吉水自然村的家里,途经安海村时被后面超上来的小车逼停了。“你敢举报我违章,你不要命了。”一名男子从车上下来,双手掐住陈珠俤的后颈脖子,将其按在电动的龙头上,上下按压。

“对方力气大,我被按住喘不过气来,大叫。”陈珠俤说,他好不容易挣脱开来,才看清对方是前村支书刘孙兰的哥哥刘孙章。吉口村的林巧玉和林品娇当时在附近,看见他被刘孙章欺侮的情形。

“走,到你家里去说。”刘孙章放开陈珠俤,还遭他脸上吐了口痰。

事发地距陈珠俤家只有500-600米,陈珠俤惶恐地骑电动车回家,不时回头看,小车一直跟在后面。“到了我家门口,刘孙章下了车,举拳就追打过来。”陈珠俤说,他儿子、女儿听到声音,从屋里跑出来,制止了刘孙章的暴力行为。“打了我爸爸,还追到家里来,哪有王法呀。”陈珠俤的儿子非常气愤,阻止小车开走。

▲刘孙章(后排左)开车追到陈珠俤家门口讨说法,引起陈珠俤家人及邻居的不满。

期间,刘孙章打电话给弟弟刘孙兰,聊了好长时间。陈珠俤说,不久他接到堂哥的电话,说刘孙兰打来电话,询问相关情况,意思是不要把事情弄大。

在陈珠俤的家人报警后,敖东镇派出所民警很快赶到现场,将刘孙章、陈珠俤双双带到派出所调查、做笔录。

据介绍,刘孙章今年50多岁,身体强壮,作风彪悍,在附近海里种紫菜。

▲敖东镇派出所的报警回执

举报村官白吃羊肉惹麻烦

陈珠俤家住建民村吉口自然村67号,是吉口自然村的小组长,

2019年9月的一天,他家在2014年加盖的两房一卫被政府强折了。敖东镇政府认为,陈珠俤老房子虽然盖了好多年,但是证件不齐全,原则上是违章建筑。“这次拆房是村里上报上来的清违行动,镇里安排执法人员配合。”

“全村很多人都存在违建,包括村主任的堂叔刘国荣家、前村支书刘孙兰的哥哥家的,为什么只拆我家的?这是打击报复。”陈珠俤说。

有人私底下告诉陈珠俤,他写信举报村干部,才招来不枉之灾。这次,陈珠俤遭到前村支书刘孙兰哥哥刘孙章掐脖子,就是证明。

▲陈珠俤家被拆半截的房子。

原来,陈珠俤是一个老实农民,家里田地少,平时养些山羊贴补家用。近几年,他举报村干部违法违纪,是因为看不惯村干部白吃山羊还要拿假收据去报销。

据村民介绍,2013年左右,时任建民村村主任的刘大肉、时任村党支书记的刘孙兰向陈珠俤陆续购买了6只羊,共计价款1.6万元,均未付款。此后,陈珠俤讨要卖羊款,得到的回复是,“要钱可以,但必须开具劳务费”。

陈珠俤不理解,村领导买山羊吃肉,为什么却要村集体来付款,还要开具“劳务费”收据。但是,卖羊款被拖太久了,陈珠俤不得不按村干部“指示”,开具“为村里提供劳务”的收据才领到钱。此后,现任村领导也向陈珠俤买了两只山羊,要求他开具做工工钱报账。

陈珠俤认为不合理,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同时举报村干部涉嫌其他贪腐问题。陈珠俤的举报材料经媒体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也给他带来不少麻烦。陈珠俤接到好多实名、匿名电话,让他小心点,其中不少人身威胁的恐吓电话。

村干部私建码头致百亩良田被淹

村民举报称,平潭综合实验区海关国检工程征用吉口自然村陈泉英生产队海滩园头七队碑古穴森林变耕地6.5亩,村里获得补偿款97万余元,但财务却没有公开,不知这是不是也被前任村干部刘孙兰等瓜分了。

▲村民举报刘孙兰违建码头,导致海堤的排洪闸门被堵死。

此外,村民举报材料还称,平潭试验区水电局为了排洪泄洪问题,设计要求东侧海堤留下两扇闸门。

然而,从2013年开始,在区管委会环岛指挥部和华东村交界处,刘孙兰等村干部侵占空地10余亩违建码头,从而导致东侧两个排洪泄洪闸门被堵死,无法进行排洪泄洪。刘孙兰等人进行大规模做走私柴油,将码头租给东沃欧白马老板,一年租金60万元。

后来台风登陆,海滩几百亩良田受淹,洋中村10多户民房被淹。经上级检查取证,勒令拆除。刘孙兰等人强迫老人会出具集体集资筹建的假证明,此事后来不了了之。现村民要求有关部门下来彻查,及时拆除违法私建的码头及油库,疏通排洪闸门。

▲村民举报刘孙兰等人侵占土地私建的油库

此外,2007年至2009年3月,上级政府下拨30万元专款到建民村委,用于修复安海沃渔港。而当时刘孙兰等只买了几十个浮球和绳子做做样子,应付上级检查,总共花费约13万元,其它的钱都被相关人员给瓜分了。

同时,平潭环岛路坛西大道征用原刘明、尾发的采石场8.5亩土地,建民村委会获得100多万元征地补偿款。而刘孙兰等人却只发给采石场股东每人5000元,剩余数十万元不知去向。

据村民介绍,刘孙兰遭到村民多次举报,不但没有处理,还被提拔重用了。目前,刘孙兰被提拔到金井片区管理局项目建设工作小组任副组长。

根据刑法第382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依据相关司法解释,村一级干部有上述行为亦应以贪污罪论处。

那么,建民村的相关村干部,是否应当受到法律和纪律的追究呢?期待纪检监察部门能够严格执纪执法,对发生在人民群众身边的贪污腐败问题进行严厉打击!(新民法治)

原文链接:https://page.om.qq.com/page/O41tDBCFiDEdkgLYVHiD_ocw0

[责任编辑:XDK20]

最新内容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云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D-2016-03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工作人员| 记者公示| 新闻许可证| 营业执照| 删稿指南| 新闻订阅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886号

云南法制与社会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