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谁来管一下?全国高校学子都快被美团黑外卖毒遍了

2016-09-14 12:14:24 来源:随州楚北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9月是开学季,此时的各地高校,本应洋溢青春活力的气息。但接连几宗震惊全国的恶性案件,却让这个秋季的校园蒙上一层阴影。

先是山东和吉林等地的大学生被骗光学费后受刺激身亡,引发全国轰动。近日,长沙高校周边又被曝出存在多家外卖黑作坊,这些作坊通过美团外卖,将存在重大食品安全隐患的饭菜销往附近高校数万名学子。无论从主观恶意还是影响范围来看,美团黑作坊事件也丝毫不亚于电信诈骗案。

厕所洗菜,油一周一换,美团黑作坊就在高校后门

“炒菜男子在锅旁摆放了一个大号潲水桶,原本白色的桶身同样被油渍染黑。而负责配菜的女子则不停地从厕所里拿出洗好的菜,记者走进厕所才发现,一盆小菜正放在蹲坑旁。”

这就是长沙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旁一家外卖黑作坊。而这家作坊,在美团外卖APP上张贴的菜单,却是数十张精美的美食照片。根据潇湘晨报记者报道,这家作坊上月销量达1140份,主要顾客就是附近的大学生。

记者继续走访大学周边的小区,还发现了一个美团外卖黑作坊的“窝点”。

就在湖南现代物流职业技术学院的后门,有一条肮脏黑暗的“美食街”。时值中午,并不开阔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学生们走出校门,三五成群地挑选餐馆吃饭。而另一拨人则沿着相反方向在人群中穿梭,他们是送餐员,有的人两手拎着10盒外卖,行色匆匆地向校门内走去。

\

这条街上34家餐馆中,有10家通过美团外卖向学生送餐,令人痛心的是,根据记者调查,其中8家属于“黑餐馆”,卫生状况堪忧。

“美食街”入口处,有个气味刺鼻的垃圾站,而与垃圾站一墙之隔的却是一家餐馆。其厨房是违法搭建的棚子,排风扇明显不够用,约3米高4米宽的墙面上满是又黑又亮的油渍。一名女子称,“排风扇坏掉了”。

\

另一家在美团上名为“炳哥烤肉饭”的,厨房简陋拥挤,“黄金鸡排脆皮饭”等热销菜肴全部出自一个油锅,里面的油有些发黑。

老板称:“炸鸡排的油一周换一次。”油锅旁边,摆放了鸡腿等食材,苍蝇在上面肆意飞舞。

然而,就是这些无证餐厅,仅通过伪造一张假证,就能轻松上线美团外卖。在记者调查过程中,有商家上传的《餐饮服务许可证》竟然核发于1月20日,但长沙从1月1日起就不予核发该证,这显然是肉眼就能识别的假证。

当被问道为何没有识别出来时,美团负责人则支吾应对称“审核人员可能对本地的政策不是很了解”,专业的审核人员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这很难让人相信美团与商家不是共同作案。

淋巴肉做给学生吃,美团黑店从南到北遍布全国高校

美团的校园黑外卖,绝不止于长沙一地,翻阅过往报道,比比皆是。

9月初,央视就曝光了在北京联合大学商务学院一带的美团黑作坊。

在紧邻联合大学附近的一个老旧小区的深处,记者找到了美团外卖上的“万记麻辣烫”。这是一间在小区空地上搭建的临时建筑里的小店,十几平米大小,几张桌子就是操作台,一位工作人员正徒手往容器里装食物,周围不时有苍蝇起起落落。

\

(作坊里随意摆放的麻辣烫食材)

环顾小店四壁,记者没有看见悬挂任何证照,整个店里最显眼的是这家店曾被宣传为“一天卖出五千串麻辣烫”的明星商家。临出门,店家又特别提醒,要从外卖平台订餐,而且是美团专卖。

\

\

就是这样一家无证的脏乱差作坊,竟然还能通过美团外卖每天售出数千串麻辣烫,成为“明星商户”,而其中大部分又进入到附近的高校。

更触目惊心的事发生在广州。据《南方都市报》今年3月的报道,广东财经大学华商学院周边存在30家美团黑外卖作坊,这些作坊极其隐蔽,竟然开设在学校的后山树林中。

\

走进一家厨房,里面的景象触目惊心。地上的积水混着泥巴和油渍。灶台旁边的排水沟一直散发臭味。

\

\

(剩菜就直接晾在作坊里,不做任何的保鲜冷藏工作)

在作坊打工的一位兼职人员告诉南都记者,他从来不吃这些。“土豆丝有的在水里泡了一个晚上,咕噜肉一般都是用淋巴肉做的,根本不能吃。”

当记者问到作坊老板跟美团关系时,老板则直接说:“我们是做美团的,我们靠美团生存的。”他还估计,这30家作坊加起来平均每天能卖出3000-4000份外卖。

被曝光后,面对监管不力的质疑,美团外卖官方只回应称“公司发展迅猛,商家基数大,在管理方面确实有待加强”。

但据业内人士称,30家餐厅,日均数千份的销量,这放在全国任何一个区域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何况30家都聚集在学校后山,事发前,这肯定是美团在广州的主力区域,当地负责人对这里的情况不可能不知情。

除北京、广州,长春、杭州等地的高校也曾被曝光存在类似窝点,显然,美团黑外卖已经遍布全国各地大学。难以想象,那些未被曝光的窝点还有多少。

盈利野心淹没良知,用黑外卖赶走正规商家

事实上,美团黑外卖大量存在于高校附近,一方面是因为目前高校的主校区大多设在城郊等偏远位置,监管上有困难,给了黑外卖可乘之机;但更重要的,还是高校市场用户集中,单量密集,这对处于盈利压力之下的美团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粮仓”。

8月,美团CEO王兴曾对外宣称,美团除了外卖,已实现基本盈亏平衡,还要在6-12个月内结束外卖商战。但问题是,美团外卖的亏损依然非常严重。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美团外卖平均每单亏损7到8元,按官方最新公布的日订单600万算,其每月至少要亏损高达12.6亿元。

相比巨额亏损,美团外卖的收入来源只有竞价排名费用和商家佣金,而前者是基本固定的,后者则取决于单量,这就是为什么美团青睐产出快、容易爆单的低成本高校黑外卖。

而让人啼笑皆非的是,王兴在此前的演讲中,曾抛出“下半场”理论,声称美团未来要靠互联网、靠IT技术为各行各业的各个环节提升体验、提高效率。殊不知,其为了盈利而大力扶持黑外卖,不止危害着包括众多大学生在内的消费者,还将正当经营、品质优良的餐饮商家逼上绝路。

北京海淀的一家快餐餐厅,目标用户是周边大学生。老板称,2014年前,餐厅每天可以卖出数百份,但自从美团外卖兴起后,黑外卖就蜂拥而起。这些黑外卖大多借助民房经营,因此无论在水电房租还是税收方面,成本都比正规商家更低,定价也更低,他们根本无力与之竞争。

这两年,美团这一手在全国各地高校缔造的外卖生态,让劣币驱逐良币,很多高校,已经陷入想吃上一口干净外卖而不得的地步。

就是这样的美团,居然还寄望于在半年后结束外卖商战。也许能让这家企业拾回良知的,只有一张天价罚单和声誉破产的结局了?

原文链接:http://www.hbsztv.com/2016/0914/641353.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