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南京虐童”母亲出狱之后……

2016-03-26 11:33:10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

在养子的作文草稿上,满篇都是李征琴的修改备注。

\

养子6岁时在亲生父母家门前的留影。李征琴见表妹家困难,主动提出收养孩子。

\

3月18日,出狱后的“南京虐童”母亲李征琴,在自己家中向记者讲述自己与养子的故事。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

“南京虐童案”母亲李征琴与养子小宝的合影照片。

一年前,因为撒谎,她抽打了养子,却不曾想自己因此丢了工作,进了监狱,还成了众人口中的“恶母”。一年后,出狱的她,第一时间更想知道的是,养子还爱不爱她,还想不想跟着她生活。让李征琴高兴的是,孩子还是选择了跟她一起生活,然而,在“南京虐童案”的标签下,即便是孩子及其亲生父母都同意,被剥夺了监护权的李征琴,也难以逾越法律门槛,再跟养子一起生活。而另一边,孩子的生母也为难,她觉得孩子已经习惯城市生活,再也难适应农村的艰辛。

3月13日上午7点50分,常州女子监狱大门左侧的小门打开,李征琴从中走出。服刑半年之后,这位“南京虐童案”的当事人释放出狱。

去年3月31日,李征琴在家用挠痒拍、跳绳殴打养子施小宝(化名),致使其背部、腿部等部位留下一道道血印。同年9月30日,李征琴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刚走出监狱,张传霞一下子跪在李征琴跟前,大声痛哭,说:“表姐,我对不起你!”张传霞,李征琴的表妹,施小宝的生母。10岁的施小宝也上来,紧紧抱住李征琴,三人哭成一团。

过去一年,施小宝重新回到母亲张传霞身边,但成绩一落千丈,和母亲关系也是若即若离,反倒是对李征琴,施小宝表现出更多的依恋。

4年前的欺骗

4年前,李征琴见表妹家生活困难,主动收养表妹最小的孩子,并一直告诉孩子是自己亲生的。

走出监狱之后,李征琴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养子对她的看法有没有改变。“南京虐童案”发生后,她知道网上不少人叫她“恶母”。

李征琴今年51岁,事发之前,是一家媒体驻江苏记者站主持工作的副站长。丈夫是一名从业20多年的律师,两人组成了南京城里的一个典型的中产之家。按理讲,李征琴不是一个不会教育孩子的母亲,在收养施小宝之前,她女儿已在南京一所知名的大学就读。

“我现在是一个罪犯了,不再是宝宝心目中骄傲的‘记者妈妈’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宝宝还要我吗?”尽管孩子已经10岁,李征琴还是习惯称养子为“宝宝”。

回到家之前,李征琴先订了一个宾馆洗澡,按照家人吩咐,她要把在监狱里的晦气洗掉。洗完澡之后,李征琴决定和养子正式地谈一次。

她从未告诉施小宝收养的真相,即使事发后,李征琴在庭审之前曾被取保候审,施小宝多次问及,李征琴仍是对孩子说:“你是我亲生的!”施小宝不相信:“那为什么警察叔叔说,你不是我的亲妈?”“他们都是骗你的”,李征琴说。

事实上,关于身世的问题,施小宝已被骗了4年。

4年前,李征琴到安徽来安农村,见表妹张传霞家里生活困难,养3个孩子捉襟见肘,主动提出收养一个。

“我们家条件差,我没有知识,不能辅导他们。表姐家条件好,两人的文化水平高,小宝在他们家会成材。”张传霞说话时,眼里含着泪。

张传霞当时告诉孩子,说他是李征琴亲生的,当时之所以要送到安徽,是因为要忙工作,现在家庭条件好了,所以来接他回家。“孩子很开心,跳上车就跟着去了南京。”

施小宝到李家后,先是被送进当地最好的幼儿园,随后又进当地最好的小学学习。

张传霞开始还担心小孩不适应,结果非常适应。即使虐童案事发之后,去年暑假,施小宝回到安徽老家,孩子生父问小孩,接下来怎么办?小孩说要回南京;生父又问,假如李征琴不要你怎么办?小孩说,那我就死在南京。

 

原文链接:http://www.mzyfz.com/cms/guanzhuminsheng/xinwenzhongxin/toutiaoxinwen/html/1180/2016-03-23/content-1185056.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