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互联网+多业态运营 浙江图书馆求解纸质书式微现状

2016-06-01 09:43:34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世界读书日当晚,曹骏带了整整一包书来到浙江图书馆归还。

  他已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踏入浙江图书馆(简称“浙图”)大门,更记不清三十年来,在浙图借过多少书。反正,从图书馆的领导,到门口保安都认识他了。这位资深读者,已与浙图结缘三十多年,成为了浙图公益阅读推广人。

  那晚,浙江杭州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低温潮湿阻碍了许多人出门的步伐。一向宁静的浙图却格外的热闹,大门口几个红色的霓虹灯发光字“图书馆之夜”引得读者驻足观望,共吟汤公曲、重温莎翁剧“天堂”之对话、读书沙龙……一幅书香画卷在浙图缓缓展开。

  这是浙江首次大规模统一策划组织“图书馆之夜”。浙江全省95家公共图书馆共策划了1000多场内容丰富、充满趣味的活动,为读者献上了一场阅读的狂欢盛宴。

  狂欢当中,人们从纸质阅读中感受到快乐;狂欢之后,不难发现,浙江图书馆正在努力尝试破解纸质书籍式微现状。

  如何进一步让读者回归纸质书籍,让数字阅读与纸质阅读共生发展,作为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公共图书馆之一,浙江图书馆一直在寻找“跑道”。

  “传统图书馆阅读方式比较单一,以借还为主,未来这个文化空间将更加丰富多彩,而我们馆员就当好‘店小二’,让形式多样的社会文化进来,成为一个‘文化客厅’。”浙江图书馆馆长徐晓军说道。

  读者流失唤图书馆转型 “纸电”并存细分市场

  早上8点起床,打开手机,看看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几分钟后,打开新闻网页浏览;中午午休,掏出kindle(亚马逊的一款电子书),看昨晚剩下的武侠小说;下午下班后,刷一遍微博;晚上睡觉前看一个小时的微信公众号。

  这是胡航滨一天的阅读生活,也是大多数都市青年的阅读习惯。快节奏的都市生活,让越来越多人选择快捷、有效、即时交互等优势的数字阅读,低头族随处可见。

  在电子书的冲击下,实体书店频繁倒闭早已不是新闻。

  “平时来书店看书的人也不多,都是要买教辅书才会进来。”杭州某书店老板向记者坦言,现如今书店主要靠卖教辅书。

  与书店一样,作为纸质书籍阅读的主阵地,实体图书馆也面临着读者流失的严峻现状。

  在浙图的转型升级期间,受电子阅读冲击,其借阅量曾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

  “下降是因为图书馆还没有跟上社会的发展。”徐晓军坦言,整个社会对阅读的整体需求还是很高。

  电子书逐步成为人们阅读的主要方式,图书馆和书店是否需要继续存在?

  “我相信,在任何时候,相当长的时间,纸本(纸质书本)是不会消亡的。”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季进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读者要分层次,许多年轻人喜欢网络、手机阅读,但是年纪偏大一点的读者,还是青睐于传统的纸质阅读。

  “传统的纸质阅读还是很重要。”哈佛大学荣休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李欧梵告诉中新网记者,纸质阅读时白纸黑字可以摸得到,看完了还可以重温,但是网络资讯很杂乱,看完了很难再重温。

  “从整体上来看,我们国家人均阅读量还是太低,所以纸质书和电子书并非此消彼长,难以共融,而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将共生并存、齐头并进。”浙江省新华书店董事长王忠义说道。

  的确,正如他们所说,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58本,电子书阅读量为3.26本。与2014年相比,纸质图书和电子书阅读量略有上升。

  尽管社会对阅读的需求量并没有下降,但不可否认的是,图书馆的确需要转型。

  德国雷根斯堡大学图书馆馆长拉斐尔·保尔曾表示:“图书馆应当根据读者的需要来提供相关的服务,年轻人不可能离开虚拟环境,图书馆要有针对性地开发兴趣点,迎来一个新时代。”

  “图书馆需要转型。”浙江省文化厅公共文化处副处长仲建忠表示,原来的图书馆是被动等读者上门,现在的图书馆应该建设成为让读者来获取资源的大空间。

  原来图书馆的功能只是阅读,现在的功能已经延伸。仲建忠举例,比如美国那边的图书馆有建设创客空间,“这是功能上的转型,你要为读者创新实践提供条件。”

  此外,在仲建忠看来,图书馆管理理念也要转型,原来是将书放在书架上,保证书不丢掉就行,现在读者还要能在电子阅览室上网,随手还能拿得到书。

  作为省级图书馆,浙江图书馆正走在转型的路上。

  互联网+助阵纸书阅读 图书馆加深数字化体验

  “现在阅读的概念比原来更宽,图书馆是一个信息、知识、资讯吸收的平台。”徐晓军认为,电子书和纸质书不是敌对的概念,而是可以相辅相成。

  因此,浙图联合该省11个市级公共图书馆发布浙江省公共图书馆“互联网+”行动计划,确立协同一致原则,开展“互联网+图书馆”行动,创建适应移动互联网和用户行为习惯的新型服务模式。

  浙图的互联网+行动计划并非一个简单的口号,它的目标是打造一个数字图书馆。

  “(我们电子)期刊的文件现在将近7000万篇,便于读者查找资料。”浙江图书馆办公室主任詹利华告诉记者,浙图非常重视数字阅读的基础建设,正在打造“图书馆+互联网”。

  从一开始的数字化的纸媒到现在的音乐类、教学类的电子图书,浙图的电子阅读量也稳步增长。

  从2013年开始,浙图网站访问量呈现爆发式增加。2013年为1455万次,2014年1669万次,2015年突增至3181万次。

  传统阅读拥抱互联网并非只是电子阅读那么简单,还要进一步促进纸质阅读的发展。

  打开电脑,或者使用智能手机,登录支付宝钱包,关注“浙江图书馆”,读者就可在上面办理读者证,进行书目检索、图书续借、停车位查询等操作,还能在上面看到近期在该图书馆举办的讲座、展览和演出。

  “信息安全很重要,支付宝需要身份信息验证,减少了办证时候的手续,现在每天有几十个人在网上办理我们的读者证。”徐晓军告诉记者,浙图相当于将传统的东西通过互联网进行资源共享,使得更加便捷。

  的确,由于便利性,图书馆+互联网也获得了许多读者的青睐。

  其中,刚毕业的明仿倩基本每月都会去浙图一次,或看书或借书,有时花在路上的时间较长,而在网上查询、续借,可以不出门就办理业务,她感到相当方便。

  “互联网+把我们服务半径给扩大了。”徐晓军说,现在杭州已经实现了网上借书,通过快捷物流将书籍快递到读者手中,浙图将发挥品种多的优势,未来一些冷门书籍还将快递到浙江任何一位读者手中,实现资源的共享。

  浙江图书馆正是希望借此扩大图书馆的阅读人群,将图书馆里的书更加充分地利用起来,同时也借此增加来图书馆的人流量。

  图书馆+多种业态 “供给侧改革”打造文化客厅

  “图书馆之夜”当晚,浙江图书馆一楼大厅灯火通明,许多读者一边浏览“我的书房照片展示墙”,一边体验“古籍修复技艺展示与体验”;一边围观“读最美中国典籍·绘国色天香画卷——国际友人画中国牡丹”的现场表演,一边参与浙江书画家现场送“汤公、莎翁”书法作品活动,还有读者与作家一起侃阅读。

  徐晓军介绍,图书馆之夜以后年年办,就像圣诞节一样,希望能够造成一个集聚效应,吸引作家、笔友等前来参与,他希望未来“图书馆之夜”可以成为一个文化现象。

  图书馆之夜是浙江图书馆呼唤读者回归纸质阅读的举措之一,同时也是浙图主动转型提升阅读体验的尝试。

  转型提升阅读体验的做法,远不止“图书馆之夜”。

  文澜社会大课堂、不定期展览、名人讲座……浙图+的形式越来越多样化。

  2015年,浙图主办各种读者活动222场,参加人次19万,举办国学公益活动84场,参与人数2500人次。

  詹利华也认为,现在新的图书馆,作为交流空间这个功能越来越重要了。

  尽管图书馆不断地去改善提升阅读环境,但还是有部分影响阅读体验的环节需要提升。

  每每周末,只要闲暇,杭州师范大学学生白永莉都会走进浙图一楼大厅,享受阅读时光。

  在图书馆虽然能够享受阅读的快乐,但阅读之外还有一些配套的缺失,让她觉得有些遗憾。比如,浙江图书馆目前只有简单的小卖部,“若再能开个咖啡吧或小吃店也挺好了,因为目前浙图附近没有什么饮食店。浙图如果自己开一个,对读者来说也更加便利,只要安静一点,相信大家愿意去咖啡吧点杯咖啡看书。”

  图书馆所缺失的,在市场化书店被诠释得淋漓尽致。不久前,钟书阁杭州新店试运营,吸引大批读者慕名前来,几乎挤爆书店。钟书阁充斥着小资情调,不仅满足了当下年轻人的需求,馆内还有超过200平方米的儿童书馆,吸引小朋友们的眼光。

  当整个都市已经沉睡,位于杭州解放路上的“悦览树”书房却灯火未眠,书房+咖啡馆的环境,吸引了不少客人停下脚步。

  不论是钟书阁还是悦览树,引发一个城市的热点,原因之一是它们具备很强的艺术性和体验性,吸引着大家的眼球。

  浙江图书馆也希望成为一个不仅只飘散书卷香气的场所,也希望在艺术性和舒适性上进行布局。

  据了解,浙图目前正在打造一个“文化客厅”,其中“创客空间”也将会出现在该图书馆。

  与梦想小镇等不同的是,此番浙图打造的“创客空间”将给创业者提供各类信息支撑,辅以各种各样的设施,“可以到这里介绍方案、讨论、展现。”

  徐晓军对于未来的设想是,通过在阅读的供给侧层面改革,让纸质阅读未来是高层次的享受和需求。

  “高端的、体验性的(阅读),在信息孤岛上还是不能实现,人不是机器。”徐晓军坦言,现实的交流和虚拟的交流不一样,人对实际体验性的阅读需求越来越强,对图书馆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数据显示,2015年浙江全省公共图书馆文献外借总数为5727万册。仲建忠认为,对于浙江省5500万的人口来说,到图书馆来借书的人还不够多。“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尽各种办法,满足人们对图书馆的要求,从而吸引他们进来看书。”

  吸引更多人走进图书馆,最佳解决方案就是实现自身的供给侧改革。

  仲建忠表示,图书馆当前和未来的改革,是一个文化层面的供给侧改革。“浙江图书馆作为省馆,应该为浙江全省图书馆做个模板,创客空间等新尝试可以在浙图先行先试。”(完)(记者 施佳秀 实习生 李晨虓)

原文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16-05/31/c_129029214.htm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