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网络文学研究的尴尬和出路

2017-07-19 15:16:17    来源:新华网    

\

让我们稍稍来回顾一下过去不久的往事。1990年代末,网络文学揭竿而起,慢慢树起了一面旗帜。到了2012年前后微信等新媒体出现后,传播的速度更加快捷,大量的草根写作开始影响中国,使中国从民间到官方都出现一种“影响的焦虑”。网络文学真正地影响着中国。到这个时期,官方才开始引导,现在,官办的网络作协成立。网络文学似乎名正言顺了,也有了必要的地位,但其实仍然有很多问题值得正视。

去年11月22日参加在西安召开的当代文学研究会年会,有一个议题是“新媒体文学的生产与传播”,当时一个疑惑便产生了:什么是新媒体文学?它与网络文学又有什么区别?难道网络文学已经属于过去时了?新媒体文学与传统的大文学又有什么质的不同吗?在考察这些概念与问题时,便发现自网络文学这一概念陡生之时起,便隐藏了无数未知的问题,于是也就自然地给后来者留下几枚“炸弹”。故而十多年来,人们对这个问题争执不休,后来因为无力解决,争执越来越少,似乎已经解决了问题,实际上产生的问题越来越多,且越来越明显。如果再不清理这些问题,恐怕以后会生出无数的难堪。

概念需要重新确定

既然要重新探讨网络文学的概念,我们不妨以网上流布的概念来进行分析。在百度中输入“网络文学”一词,出来一段解释:“网络文学,指新近产生的,以互联网为展示平台和传播媒介的,借助超文本链接和多媒体演绎等手段来表现的文学作品、类文学文本及含有一部分文学成分的网络艺术品。其中,以网络原创作品为主。”

我们发现,网络文学是以媒介来进行定义的一个概念。那么,我们就要问,什么是文学?文学可以有题材的划分,也可以有民族国家地域的划分,也可以有时代的划分。它的一个特点是可以将文学或以体裁或以时间清楚地划开。但网络文学这一个临时起意的概念在当时还可以理解,在运用的过程中就越来越显得不能自洽了。

网络文学在当时是相对于传媒媒介文学期刊和报纸副刊而言的一种存在。因为这些媒介有门槛,限制了很多文学的发表,自然也限制了很多人从事文学的可能性。文学被压抑着。网络的诞生解放了文学,打碎了原有的文学发表的门槛。从价值观的角度来看,这是进步。但人们对网络文学的看法却正好相反,对网络文学的不屑一顾司空见惯。为什么呢?因为在人们的理解中,文学因为长期的压抑自然生成了一种评价的机制。在当时,这种机制还一直在起作用。但是,到了新媒体迅猛发展的今天,这种心理机制已经在慢慢瓦解。这是网络传播所导致的革命。当然,新的压抑必然来临。文明永远是有界限的,自由是有边界的,艺术一定是戴着时代的镣铐跳舞的。网络也一样。现在,这个界限正在生成。

将近20年之后再来看媒介,人们对网络的青睐已经远远超过期刊与报纸这些纸媒。现在,手机阅读虽然还受到各种诟病,但人们在习惯。在这种习惯中,纸媒已经成为官方意志或评价文本的一个显征,但不再是意义与信息的主要载体,甚至更不是价值的主要表征。

现在,很多文学特别是随笔、政论和带有草根性的文学已经首先在网络尤其是新媒体上发表了,余秀华,这个草根诗人在新媒体上走红。范雨素,一个北京的育儿嫂因一篇《我是范雨素》的文章而红遍中国。期刊或报纸因为受众的原因再也不能产生这样的影响,即使要产生这样的影响,也要借助于新媒体。人们越来越习惯首先在新媒体上发表自己的作品,期刊或报纸仿佛成了新媒体文学的摘选。虽然期刊或报纸一再地向作者重申,投来的稿件不可在网络上发布,只有在期刊或报纸发表后方可去发布于网络,但这更进一步说明无论是报刊还是网络,只是发表的媒介而已,文本本身并无二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网络最终还只是一个媒介,而所有的文学包括古典文学都已经呈现在网络上,或者说在网络上被N次发表了。那么,在这个时候来看网络文学就是文学的总体了,还会有什么真正的网络文学吗?

研究网络文学的学者因为要捍卫这个概念的狭隘性,所以寻找了很多网络文学的特征,如超级链接、多媒体、及时评论、首发等特点,但除了首发外,哪一种文学在网上没有这些特点呢?《论语》发表后读者依然可以留言评论,也可以有超链接,把过去人们的研究成果都链接上,也可以有多媒体参与。首发,成为唯一的特点。还是一个媒介的问题,并非文学的问题。

从媒介的角度来看,我们从来没有过甲骨文学、竹简文学、纸文学的概念,尽管这些媒介本身能带来文学新的样式,如甲骨时期因为雕刻的困难只能产生少量的文本,最早的诗歌和古代散文产生了。网络的产生就产生了超文本,或者说产生了更短的文学,如微博。它们与传播有关。但是,我们无法用媒介来代替文学。如果可以如此的话,那么,我们就要为新媒体确立它的文学性。之后还可能产生另一种媒体,那么,是否还要以那种媒介来确立文学呢?

故而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网络文学只是一个权宜的概念,甚至是一个文学的伪概念,必须得以重新确立。

批评的误区和困难

正因为是权宜之计,所以网络文学一直在沿用最早的生成意义,把那些首发在网络上,且通俗流行的文学称为网络文学。或者说,因为网络的诞生,使文学拥有了新的活力,为了对这种文学进行概括而不得已拥抱了这一概念。但因为拥抱,所以也走向了狭隘。

网络文学应当是古往今来所有文学的总和,因为一切文学要么以文字、要么以图片的形式都可以“发表”在网上。从痞子蔡在BBS上发表自己的小说和大陆西祠胡同BBS的诞生算起,网络文学已经生成快20年了。20年之后,我们应当考虑废弃这一概念,把网络文学归入文学的巨大洪流中。否则,按照今天我们所定义的网络文学,和每年进行的网络文学的排行榜以及对网络文学的研究显示,网络文学就变成通俗文学或流行文学的代名词。如果把那些能赚钱的玄幻类小说和言情小说称为通俗文学,而又把那些在新媒体上流行的杂评或流行文本称作流行文学的话,网络文学是有传承的,否则,我们现在所讲的这些网络文学好像横穿出世一样,而过去的通俗小说已消遁了。这会给网络文学的研究带来困难。

目前网络文学的研究,存在几个问题。一是助推了文学的娱乐化写作,二是过分高扬了文学的产业化功能,轻视文学的社会功能。这恰恰是过去通俗文学的特点。追求市场价值、轻视艺术价值恰恰是它长期以来的特点。当然,并非说通俗文学就没有好的文学。有人会说,《金瓶梅》《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当年也是通俗文学。的确如此。说通俗文学也仅仅是就约定俗成的严肃文学而言的。任何一个时代都如此。通俗性恰恰是文学抵达民间的重要特征,但通俗性与文学性之间有一个恰当的度,其实并没有严格的界限。谁能拿出这样一把尺子来呢?其实,这文学家和批评家心中拥有的文学尺度,这一尺度便是文学性与传播性之间最恰当的关系。文学一旦找到这个度,便会插上飞翔的翅膀,就会超越时代性,抵达永恒性。这是另一个问题,此处不谈。现在列的是网络文学研究的负面清单,而这恰恰又是目前网络文学研究的热点和功用。这就成了问题。

同时,这一概念也对我们所称之为传统的文学的批评带来困难。因为网络文学成为通俗文学的代名词后,许多批评家们对网络文学便不屑一顾。网络作家排行榜中基本上都是靠点击量来进行筛选的,因为在浩如烟海的网络上,人们似乎也只能靠点击量来关注作品了,这就使得那些真正有思想内涵的作品得不到应有的关注。

如果我们把网络文学这个概念打碎,重新来进行文学的定义、分类,批评也就有的放矢了。也许到了那一天,失去了一个网络文学的概念,却换来了新文学的大空间。我们就不必要为今天的网络文学摇旗呐喊和固步自封了,就不必要狭隘而执著地为这一通俗性和流行性而硬执牛耳了。(徐兆寿)

原文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17-07/19/c_129658784.htm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