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微信公众号书店1年销售码洋过亿:图书的另一种未来

2016-01-20 15:38:34 来源:法制与社会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原标题:图书的另一种未来(书界观察)

  一个开在微信公众号上的小书店,一年时间,不到60本书,坚决不打折,销售码洋过亿元。而且这60本书并非受市场青睐的流行小说、“心灵鸡汤”或所谓“成功学”著作,几乎全是历史、哲学等社科类的偏学术化书籍。这就是“罗辑思维”的故事,它可以带给我们哪些启示呢?

  ——编者

  

  在今年年初举行的第六届中国学术出版年会上,“罗辑思维”被社科文献出版社授予了最佳合作伙伴奖。颁奖辞中这样写道:“他们用自己的‘罗辑’吸引了580万粉丝,累计购买用户与回购率之高让传统出版行业看到了新的可能;……他们刷新了社科文献图书单本单日单渠道的销售纪录。”

  一个开在微信公众号上的小书店,一年时间,不到60本书,坚决不打折,卖出了1亿元的码洋。这60本书并非通常最受市场青睐的流行小说、“心灵鸡汤”或所谓“成功学”著作,而几乎全是历史、哲学等社科类的偏学术化书籍。听惯了与书有关的“唱衰”论调,这个故事让出版人精神一振的同时亦是疑虑丛生。“罗辑思维”靠什么吸引读者?它的模式是否能够被复制?它的出现,对于我们未来的阅读生态,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如果用解剖麻雀的方法细细审视,我们不难发现其背后的逻辑。

  “罗辑思维”起初并不卖书,而是一个读书、品书、传播知识和思想的脱口秀节目。由于节目很受欢迎,主讲人罗振宇屡屡听到朋友开玩笑地抱怨:节目把一本冷门的书炒热了,导致市场上很难买到。由此,罗振宇团队萌生了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售书的想法。他们与出版社合作,签订独家版权协议——无论是“复活”多年前的旧书,还是刚刚出炉的新书,“罗辑思维”享有短则几个月、长则三五年的独家发售权,然后出版社才能公开发行。

  这样一家书店,其实已不是纯粹的书店,它涉足到了生产、销售、传播等产业链的多个环节。“以荐带销”的形式,让不少人联想到20年前红极一时的贝塔斯曼书友会。

  了解了这一背景,麻雀的“五脏”就变得清晰起来:

  一是粉丝经济。庞大的粉丝群体为图书的销量做了背书,也为拒绝打折增添了底气。与普通追星族不同,“罗粉”们普遍年龄更大、学历更高,具有良好的阅读基础与思考能力,他们对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往往抱有相同或相近的价值观,愿意为了扩大传播书中的理念而买单。

  二是定位准确。在时下的电子商务领域,网络书商的价格战持续不断,靠薄利多销甚至赔本赚流量的方式吸引用户,在这种情况下,出版业的利润被压得很低,创作者无法获得合理的回报,于是好书越来越少。恶性循环的链条,似乎很难解开。“罗辑思维”却反其道而行之,从一开始就将用户定位于真正爱书的人——至少是在图书消费上并不在意价格、只追求品质的人,他们宣称:“凑单等打折的,都不是我们的用户。”

  三是“互联网+”。库存问题被称为出版行业的“毒瘤”,严重影响着资金流转。而“罗辑思维”的图书库存量很少,有时甚至达到1/3的书目都是预售。这种对印量的精确控制,一方面得益于互联网技术提供的数据分析,一方面得益于互联网带来的用户黏性——当一家实体书店缺货时,它可能就与走出店门的顾客永远失之交臂,无处可寻;而作为一家微信书店,却知道用户就在那里,还会回来。

  四是价值筛选。上述提到的互联网的诸多好处,都是渠道层面的,但图书终究还是“内容为王”。在市场图书数量巨大、质量参差的情况下,“罗辑思维”充当了过滤器的角色,将最适合特定读者群胃口的、对其最有价值的书筛选了出来。

  由于信息的爆炸式膨胀,人们选择的成本越来越高,引起人的关注也越来越难,注意力成为宝贵的资源。在可预见的未来,能够为用户节省时间的预筛选过程,也许会成为新的巨大商机;而能抓住、占有用户某一段时间的注意力,将成为商品最重要的价值属性之一。图书作为典型的信息载体,自然也要遵循这一规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罗辑思维”的用户买书所支付的,不仅仅是书的价钱,也包含了节省下来的时间成本。

  最后,也即最核心的一点,在于独特解读。偏学术化的书籍往往不好“啃”,即使明知是好书,读者也容易敬而远之。脱口秀节目或微信里的推荐语,却能以一种浅显、幽默、让人脑洞大开的解读,勾起人们的兴趣,催生阅读的冲动。“罗辑思维”希望让更多人在走出大学校门之后重拾“深阅读”的习惯,同时让写书人得到更好的支持,有条件和动力去创作出更多好作品,从而将图书行业导向良性循环。

  每一份解读都可以看作一篇精彩的书评,不仅清晰地勾勒出原作的内容概要,也包含了评论者自身的思想智慧。它们赋予了图书额外的价值,读者不仅是在为图书买单,也是在为解读买单——对于很多读者,后者甚至是更主要的。

  “罗辑思维”开创了线上书店的一种新模式。或者说,它其实是现有线上书店的升级版。它重“质”远胜过“量”,圈定一小块土地精耕细作,并提高产品附加值,以更优质的、独一无二的产品赢得用户。

  这种经营模式,不禁让人联想到如今著名的一些实体书店,如单向街、时尚廊、光合作用、库布里克等,它们大多也在卖着咖啡、文具等周边产品,并会不定期地举行读书会等活动。不少业内人士也指出,与线上书店相比,实体书店的竞争力,在于场景体验和服务。互联网的确在倒逼实体书店转型,但它与实体书店并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正如数字阅读的确分流了人们很大一部分的阅读时间,但它并不能完全替代图书。

  书店的形态,是随着出版业的发展兴盛起来的,它本身就处在不断变化中。线上书店也是书店的一种。人们往往过于关注线上书店对实体书店的冲击,却忽视了线上书店自身其实仍处在发展的初始阶段,同样需要转型升级。随着线上书店之间竞争的白热化,以规模为核心的粗放式发展迟早会撞上南墙。未来的整个产业链,会慢慢向精品倾斜。

  “罗辑思维”的成功,也许还只是一个微弱的信号,却让行业内的有识之士看到了图书的另一种未来,更有希望的未来。正如这个团队所笃信的:“图书绝对不是夕阳产业。”


  《 人民日报 》( 2016年01月19日 24 版)

原文链接:人民网-人民日报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蒋杰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