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中国榜书名家侯振山大校书法品鉴

2018-03-13 21:23:06    来源:法制与社会    

挥毫泼墨显英才,擘窠大字彰军魂

中国书法艺术是世界艺术宝库中的明珠。书法体除了篆隶楷行草等竹简帖、纸帛帖、石刻摩崖帖等外,还有一种可以囊括各种书体的大字——榜书。榜书古称“署书”,又称之为“擘窠大字”。初多为摩崖石刻,建筑宫殿廊柱、匾额的题写,后逐渐成为一种纸端书法体。据历史文献记载,秦国丞相李斯是最早书写榜书的书法家。

        榜书因为是大字,虽然各种书体都可以自由发挥,但真正能够书写到位,表现较高的书法艺术水平却很不易抵达。字号大了,无论是结体还是笔画及用墨,对书家的功力和对笔墨纸水的掌控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甚至可以说,写榜书是一件费力、费纸、费墨不讨好的艺术行为。北宋著名书法家苏东坡曾说过,"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愈是如此,更能显示出榜书书法家笔墨的珍贵。比如,军旅书法家侯振山的榜书艺术就相当了得,他的《侯振山书法论集》即将出版。

        侯振山,大校,军事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当代书法名家。现任北京天地华夏艺术文化院院长;北京大学北大博雅学术委员会主任、教授;中国拥军优属基金会传统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出版专著合著6部。导演电视侦察特战训练片2部。2004年被收录《世界名人录》(中华版)。2005年被收录《中国专家大辞典》。2017年被全球联盟国维和安全会授予"湄公河和平大使"。

侯振山为原中国驻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军事外交官,协助侦破《湄公河大案》的国家功臣。 在协助中国公安部侦破《湄公河大案》中做出了重大贡献,被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授予国际功勋章2枚。受到原国家总理温家宝和原中国公安部孟建柱部长等5位国务委员的接见。孟部长当面称赞:"你为公安工作做了很大贡献。"

       侯振山自幼酷爱书法和武术,5岁跟父亲学习书法,7岁拜师习武。在部队工作40年中临池不辍。南北边疆哨所、西沙南沙岛礁都留有他鼓励官兵奋进的墨迹。其书法曾以国礼赠送老挝人民军,并被俄罗斯、韩国、美国、英国、泰国等20多个国家书法爱好者收藏。2016年和2017年先后被中国邮政收录《国家名片》十大书画艺术大家首榜。

榜书历来有着多种风格,或方笔劲健屈铁弯金,或圆笔婉和膏润。园笔以中锋为主,方笔以笔胆侧锋倾泻拖曳。也有以方圆并蓄下笔的。但榜书不易书写,需精通书法者精研细钻、提掇点化才能步入书心一体的轨道。从这个角度看,侯振山书法之道奇正,榜书艺术风格醇正,不邪媚俗赖,不矫揉造作,不傲倪狭窄,慎严的章法被糅合的无斧凿痕迹,刚柔相济,又力度铿锵,给人以雄奇跌宕、霸气凌威的壮观。

侯振山的榜书表达的是一种大气,一种豪气和一种励气。欣赏过侯振山的榜书作品之后,很少有人不被他字体间散发出这种磅礴大气、浩然正气、沉稳劲健的豪气所震撼。他的榜书有着颜体的敦厚雄强,也有柳体的钢柔并兼。字体结构完整不乱,用墨浓洌丰厚,其一线条劲挺,极富有弹性。虚实浓淡干湿在宣纸上收放自若,婉转流畅,犹如一条宽大而奔腾的墨河。

就毛笔书法而言,字生于墨,而墨生于水,水墨乃字体之血脉也。明代费瀛说,“墨弗令太浓,浓则滞笔,亦弗太淡,淡则无彩。”尤其对榜书而言,墨水的管控技艺就更为重要。在侯振山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到他用墨的厚重,而且往往都是浓墨,墨色淋漓透亮,把墨的本色在白色的宣纸上挥洒自若,举重若轻,恰好达到墨水负阴抱阳的效果。仿佛可以听到墨的词在水的格律中汩汩流淌,在宣纸的大陆上纵横驰骋,纵横捭阖,无往不复。

就用笔而言,侯振山以圆笔中锋为主调,并蓄方笔的遒劲弯折,字态朴率稚拙,舒博壮健,有辉穆混涵之气势。他的擘窠大字可悬挂中堂,或以条幅横幅舒展,字态的强大气场无论何时何地都能震撼观赏者的心灵和精神,给人以精神抖擞的醍醐灌顶般冲击。让人过目难忘,留住一种精气神鼓荡胸间,励人警悟。

侯振山何以能够写出如此有气派的擘窠大字?这与他非凡的40年军旅生涯有着重大的关系。我查找过写榜书的一些技法,其中讲到写榜书的姿势要求非常精严。比如在桌上书写时,要求五指犀、押、钩、格、抵,上身向桌面微躬,左手撑桌面,右臂抬,松肩,肘斜下、掌下垂。双脚与双肩同宽,手与脚成稳定三角形等等,这些动作俨然就是在部队中严格的军训姿态。也许正是军旅的严格纪律,让侯振山成就了他榜书的峻劲雄肆,巍然屹立、崔嵬峥嵘的钢铸之气。不得不说,侯振山的榜书除带给我们书法艺术享受之外,还有一股蓬勃的军魂英气。

北京天地华夏艺术文化院:

原文链接:http://www.fzyshcn.com/

(编辑:蒋杰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