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村民反映淮安区席桥镇村官侵吞五保低保费

2016-01-25 08:47:49 来源:时代商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席桥镇朱黄村数十位村民联名举报该村原村党支部书记张某广,举报称,张某广涉嫌利用职务之便,破坏和倒卖集体耕地、侵吞低保款和五保户五保供养款等腐败行为,可谓雁过拔毛,令人发指。
 
雁过拔毛:村支书胆大妄为
 
   举报称:张某广在任淮安市淮安区席桥镇朱黄村村党支部书记时,利用职务便利,置村民及集体利益于不顾,大肆损害村民和集体利益,中饱私囊。

   据该村村民张某反映,本村村民葛志文以及李如何两名五保户分别去世于2008年左右,而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张某广将两名五保户用来领取五保金的存折取走,并告诉村民:“(五保户)死后存折要收回。”

   然而,记者在这两张存折上看到,直到2013年,这两名已经去世近5年的“五保户”仍然在领取五保户供养款。

   张某告诉记者:“我们在当地民政部门的电脑记录上发现,我村村民徐正友和朱学山两位老人的低保一卡通记录,该记录显示,两位村民一直在领取‘低保’。”然而,张某向记者出示了当事人徐正友亲笔写的情况说明。

   根据该说明提供的信息,2006年6月,村支书张某广拿走徐正友本人的身份证件,并称要为期办理低保一卡通,然而,事后徐正友多次向张某广询问低保的办理事宜,张某广就以各种理由推脱。

   2013年,一位知情人告知徐正友,说低保早就办下来了,张某广压着不给。徐正友就去找张某广,张某广告诉徐正友:一卡通找不到了。徐正友无奈,就说:“今天如果不把我的一卡通还给我,我就去镇里告你!”最终,徐正友从张某广的手里拿到了属于他的低保一卡通,然而从2006年到2013年,各种补助以及低保金近12000元被提取,张某广称:“这是村里走账用的,跟我没关系。”同时,张某广警告徐正友:“你不识字,到哪里也告不到我。”

   而该村村民朱学山情况更为特殊,朱学山老人家境贫寒,生前患有重病,长期卧床不起。2009年前后,张某广任村支部书记期间,主动要为朱学山老人办理低保,并拿走了老人的身份证。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朱学山从来没有领到过低保款。”该举报人张某称。

   据村民张某测算,张某广在任职期间,涉嫌侵占村民徐正友各项补助款12000多元,朱学山6000到7000元。“这笔钱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能并不算什么,然而对于这些低保户和五保户来说,是用来救命的。连这些费用都要侵占,真是雁过拔毛!”张某对记者说。

   而另一位村民称,在张某广任村支部书记期间,村民自建房,必须向张某广缴纳3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费用,而这个费用究竟是什么名堂?村民们称:“不知道,这笔钱干了什么,进了谁的腰包,我们都不知道。这就是一笔糊涂账。”

   不仅如此,张某广还串通其弟——时任该村某对小队长的张小某,把朱黄村9组的基本农田毁坏。村民们介绍说,2003年8月,张某广的弟弟张小某,在朱黄村9组的基本农田上私自取土,并把土卖给当地砖瓦厂谋取私利,致使5.5亩的基本农田毁坏殆尽,至今无法复耕。而卖土所得款项,被张某广和张小某瓜分。此举不仅造成该村良田损失巨大,也侵害了村民的合法权益。
 
带病提拔:镇政府无所作为
 
   根据村民上述举报,记者前往淮安区席桥镇人民政府进行核实,而分管朱黄村片区的镇党委副书记马志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马志建称:“之前有村民反应过朱黄村原支部书记的一些情况,后来经淮安区纪委核实查证,张某广在村里私设小金库,最终给予张某广严重警告处分。现在群众所反映的问题,已经交由镇纪委转给了淮安区纪委,正在接受区纪委监察,需要等相关事实核实清楚之后再予以相关处理,当然,必须以淮安区纪委的查处为准。”

   然而,就在村民举报张某广的时候,席桥镇人民政府却任命张某广为该镇综合办公室副主任!对于这个情况,马书记一直语焉不详,而只是一再强调,最终结果须等区纪委处理决定。并告知记者,自己去年才调入该镇,对很多情况并不明朗,随后离开了办公室。

   在席桥镇民政办,民政助理王战功告诉记者:“五保户无儿无女,去世后要为其办理相关丧葬事宜,甚至还要办酒席,都需要费用,所以暂时没有注销其生前的五保金领取资格,这些花费都是从这些五保金中扣下来的。”事实上,无儿无女的丧葬酒席,不知道该如何去办理?且需要多少费用?这些费用需要抵扣多长时间的五保金?对于这些问题,王战功作为该镇民政助理,拒绝回答记者问题。
 
尚未立案:淮安区仍在调查

 
   1月12日下午,淮安区民政局局长骆发明接受了记者采访,对于群众反映朱黄村原支部书记涉嫌侵吞、冒领低保款一事,骆发明表示对事件非常重视,已经安排相关科室进行调查,如果查出属实,立即上报区纪委,绝不姑息。而对于该局管理上是否存在疏漏等问题,骆发明局长并没有做正面回答。

   随后,记者又对淮安区纪委综合办公室金主任进行了采访,金主任称:“据淮安区纪委调查,因为这个事情里面牵扯到原朱黄村(村会计)徐正亚的一些证词,目前他本人已离职并外出务工,暂时联系不到其本人,就群众举报关于原支部书记违法乱纪一事还需要村会计的证实,徐正亚只是普通党员身份,没有严重违纪行为,我们区纪委毕竟人手有限,一经发现(原村会计)徐正亚有回来迹象,我们会马上采取措施的。”

   目前,张某广仍然没有受到立案调查,同时,在席桥镇综合办副主任的位置上发挥着“余热”,村民们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淮安区相关部门的调查和取证何时会有结果?媒体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以期及时回馈读者。(赵宁)

原文链接:http://www.jstycn.com/a/shendubaodao/9017.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