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大同一医院门诊B超未排查节育器患者痛失输卵管

2016-06-23 11:41:15 来源:中商新闻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今年我国全面放开二胎政策正式实施,刚刚年过30岁的山西大同市居民李春燕满心欢喜地期望还能生个女孩。在她眼里,女儿更乖巧,更知道疼人。

天有不测风云!今年5月份,她却因宫外孕失去了右侧输卵管,生育女儿的热切期待几近成为泡影,这让她悲痛万分。

2016年3月份,她曾因阴道非正常出血赴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门诊专家依据B超等检查结果诊断为卵巢囊肿。时隔仅一个月,李春燕再次因腹痛被送至一医院急诊室,经相关检查后被确诊宫外孕。她认为,正是这两次前后不一致的诊断,致使其最终失去了右侧输卵管。

 初诊:卵巢囊肿  病历本写成“无字天书”

\

李春燕回忆,她是2月初来的末次月经,3月中旬无诱因出现阴道出血状况,血色成咖啡色,并持续了数天,随后其赴大同市一医院就诊。

3月26日,为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李春燕特意挂了张姓医生的专家号。

她听从专家建议做了B超等检查。在B超检查过后,李春燕曾多次询问B超室医生她的节育环是否正常,几次询问后得到了一句颇为不耐烦的回答“问大夫去”。

据李春燕当天的B超检查报告单中超声提示显示:右卵巢囊性包块,盆腔积液。其中并无关于节育环的描述。

张医生根据B超等检查结果诊断其为卵巢囊肿,并表示“囊肿并不大,喝点药消下去就没事了,3个月后再来复查。”

期间,李春燕再次向张医生询问自己节育环是否正常,张医生毫无答复,并且很不耐烦,直到她离开医院也未就节育环相关问题得到准确答复,医生也未进行例行排查。

事后,李春燕提供了其当天就诊的门诊病历。让我们吃惊的是,她的病历本除了首页写有简单个人信息外,主页部分空无一字。

按照门诊病历的书写要求,初诊病历书写应当包括就诊时间、科别、主诉、诊断及治疗意见和医师签名等内容。

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全国三甲医院、大同市最权威的第一人民医院竟然能开出“无字天书”。

复诊:宫外孕  右侧输卵管遭切除

回到家后,李春燕一直按照医生嘱托服用活血化瘀药物进行治疗。

5月7日早上,她突然感觉下腹憋胀,并于阴道排出2块模样组织。因为她一直带着节育环,所以从未想到过怀孕的可能,仍然进行药物治疗,未到医院就诊。

5月12日傍晚,李春燕出现无诱因性持续腹痛,基本行走都出现困难,随后被紧急送至大同一医院急诊。急诊大夫第二次给她做了B超,显示其有宫外孕可能大。但是她却坚持认为自己是卵巢囊肿,并带有节育环,不可能怀孕,一直坚持不肯手术。

急诊B超检查报告单显示:宫腔(节育器居中)。其中超声提示注明:“右侧附件区混合性包块:性质待定。建议:查血HCG(HCG为胎盘分泌激素,只有怀孕时才会升高,HCG在非孕时水平,可排除怀孕。),必要时复查。

13日凌晨,由于腹痛难忍,李春燕无奈接受了妇二科医生建议,进行了宫外孕手术。手术记录中术中诊断为“右侧输卵管妊娠”,手术名称为“右侧输卵管妊娠右侧输卵管切除术+经阴取环术”。

术后,李春燕恢复良好。但是回想起门诊的就医经历她就气不打一处来,“门诊就医时,我曾多次询问门诊医生和B超医生节育器位置是否正常,却一直没能得到回复。B超检查单中关于节育器位置没有相关显示,医生也并未建议我进行相应检查。”

由于第一次B超检查报告单上未描述避孕环信息,医务科科长甚至质疑她的节育环已丢失或根本不存在,但是医院第二次B超检查报告单中却显示节育环位置正常,这让李春燕很困惑。

“如果当时门诊医生和B超医生有一个本着对患者负责的态度进行认真检查,都不会是今天这个结果。如今我的右侧输卵管被摘除,她们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李春燕坚持认为。

“B超检查插队谋取私利   报告单中确有囊肿不算漏诊”

据调查理解,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B超室不仅仅存在工作态度差等问题,“很多医生利用特权往B超室插队领病人,谋取个人私利,严重侵害了正常就诊人员权益。”

今年4月份,大同市王先生陪同妻子到一医院做B超检查,由于医生多次私下往B超室领人,致使其从早上8点排队,直到到中午12点都未能做上B超检查。王先生一怒之下拨打了12345市长热线,将相关情况进行了举报。

6月初,李春燕及其家属找到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反映“因初诊医生不负责,造成其右侧输卵管被摘除”和B超室工作人员失职之事。

院方经过长达半个多小时的确认后表示,初诊相关人员均不在。此后,院方召集医务科科长及B超室主任等专家进行了专业分析和相关解答。

李春燕问道:“初诊时,我曾多次询问门诊医生及B超室医生关于节育环的问题,相关医生不但未给予回复,也未给与进一步检查,如今造成其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宫外孕,输卵管遭摘除,相关医生是否应该负有责任?”

医院方表示:第一次的B超检查单中显示确为卵巢囊肿,不存在宫外孕的可能。此外,既然存在卵巢囊肿,关于误诊的说法便不能成立,相关人员工作态度上确实存在一定问题。

李春燕提到:“即使当初确有卵巢囊肿,当我问及节育环时,医生是否应该进行相关检查或提出相关建议?”院方多人均沉默以对。

经调查理解院方承认B超室确实存在管理问题,相关工作人员工作态度上存在问题,并表示对相关情况和责任人进行详细调查,一经落实便严肃处理,并将及时给予其明确说法。

原文链接:http://www.dmnic.org/2016/zhxw_0623/1043.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